您的位置 首页 > 手机赚钱

「什么最赚钱」比较手机赚钱app,赚钱就是要简单的事情重复做

头部广告(QQ:2274382341)

  「什么项目赚钱」公器私用触犯了单位底线 下班后做兼职当心劳动

  赚钱的app,是陷阱还是福利。宝妈在家除了看宝宝就是研究这个了。作为一个宝妈天天除了看孩子就是看孩子,每天看着老公早出晚归,赚的钱也只够当月开销,真的很心疼老公也很无奈。

  当我看到app能赚钱的时候真的很兴奋,打开网络铺天盖地的广告和宣传,各种各样的赚钱App,眼花缭乱。我就试着下载了,感觉做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但是赚的可以说少的可怜,一天下来耳鸣眼花的,也就买了包酱油。

  后来被骗了都怪自己贪心,在网络上加了一些骗子的微信交了学费。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赚钱,前提你要有人脉,你要有销量,你要有头脑。把我搞得也是一头雾水,从试玩app赚钱,转型到了营销。乖乖上面的条件有一样就不会被骗了。

  没办法,就当花钱买教训,不管你们想怎么赚app的钱,适合自己的是蛋糕,不适合的可能就是陷阱了!

  【焦点关注】下班后做,当心劳动风险

  

 

  专业人士提醒全日制劳动者做第二份工要慎之又慎

  克日,某网约车平台“顺风车”产物回归运营引人关注,另有社交平台由此提议投票:“你会在下班后开‘顺风车’吗?”

  一时间,要不要在8小时之外做兼职的话题,重又引起人们的热烈讨论,尤其是随着新就业形态的泛起和生长,做微商、开网约车、当在线西席,人们下班后做兼职的选择越来越多。而由于影响主业以及存在劳动风险,专业人士提醒全日制劳动者选择做第二份工要慎之又慎。

  “公器私用”冒犯单元底线

  王永辉和郭志明同在深圳一家科技研发公司事情。王永辉是程序员,天天专一写代码。郭志明是销售司理,经常出差见客户。在王永辉的印象中,性格随和的郭志明很少来单元坐班,也从不像其他同事天天惦记着绩效崎岖。这份事情对郭志明而言,似乎毫无压力。

  一次聚餐时,王永辉得知了郭志明“潇洒”的隐秘。原来,郭志明在外面开了一家公司,年收入超百万元。郭志明说他的公司营业范围和所在单元不一样,但客户的确是依附做销售司理逐渐积攒起来的人脉资源。做销售可以自己放置事情时间,郭志明也因此能自主分配精神去生长副业。

  “我们单元虽然不建议职工做兼职,但郭志明营业能力强,公司也处在上升期,一样平常不会开除这种有业绩的员工。”王永辉厥后发现,郭志明开公司的事其实在单元也不算是“隐秘”。

  许多公司在制订《员工手册》时,多明确划定“不主张员工做兼职”。记者领会到,对于员工兼职行为,企业方面的强制约束力并不高。有企业人力资源事情人员向记者示意,不主张做兼职主要是为了提防企业信息泄露以及公共资源被私用。

  程序员蒋伟松入职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不到1年。一天,公司一位产物司理叫上他和另外几名同事一起开发一款康健类软件,并向他们强调,由于产物还在初创阶段,开发历程务必保密。

  然而,开发事情还未进行到一半,这位产物司理被公司劝退。蒋伟松这才得知,自己加班开发的这款软件其实是这位产物司理接的私活。由于研发人手不够,这位产物司理才动了挖墙脚的心思。

  「怎么挣钱快」疫情,个股,科技,供应链,高位

  “做产物研发不只需要人力资源,还要占用公司的服务器,使用公司的数据库以及一些硬件资源。”蒋伟松以为,该产物司理这种“公器私用”的行为冒犯了用人单元的底线。

  凭据《劳动条约法》,劳动者有同时与其他用人单元确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元的事情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经用人单元提出拒不矫正情形的,用人单元可以排除劳动条约。

  兼职受伤谁来担责

  事实上,下班后做兼职的职工不在少数。若是发生工伤怎么办?

  闫鹏飞是浙江宁波市海曙区某海鲜酒楼的员工。该酒楼从劳动关系确立后起,就按划定为他缴纳社保。去年5月,闫鹏飞下班后找了份兼职,与一家汉堡店签订了非全日制劳动条约,约定天天事情3小时。没想到,去年6月的一天,闫鹏飞在汉堡店事情时不慎滑倒受伤,导致左胫腓骨骨折。

  谁来为兼职受伤担责?凭据《实行若干划定》,职工(包罗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用人单元同时就业的,各用人单元应当分别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职工发生工伤,由职工受到危险时事情的单元依法负担工伤保险责任。

  凭据现有法律划定,工伤保险是国家唯一强制用人单元为非全日制从业人员缴纳的社会保险,且是唯一一项多重劳动关系(包罗全日制职工和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可以多重缴纳的社会保险,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涣散用人单元的用工风险,珍爱劳动者工伤权益。

  记者在采访中领会到,诸如有音乐专长的人兼职带专长班、程序员业余做软件设计、上班族行使下班时间开网约车等兼职行为由于劳动次数和就业单元不牢固,鲜有用人单元会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

  “兼职劳动最大的风险照样兼职劳动者的权益易受到损害,维权难题。由于第二份事情多是凭据劳务条约或承揽条约关系定性,劳动者无形中就处于劣势职位。”陕西学高状师事务所状师刘晶示意。

  

 

  对于下班后做兼职的全日制劳动者,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曹燕以为,“由于兼职中的劳动关系处于不稳定状态,一旦泛起纠纷,将增添劳动者的维权成本。”

  网上任何一个项目,只要你能看到还有人长期在做,肯定是可以赚钱的,只不过别人做的方式你可能不太清楚而已,就像你看别人做淘宝客的,每天发朋友圈不赚钱,每天管理社群,不停的发商品的信息,一个群赚不到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但是别人可能有几千个群,这个是你不知道的,一个群只有十几块钱,上千个呢?

  做手机赚钱app的道理是一样的,对于很多的手机赚钱app来说,其实不是说一个手机app可以赚很多钱,可能对于很多app来说一天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是比较正常的,但是你有几十个app呢?结果是不是也是不一样呢?

  我们经常看到的一句话就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什么意思?不是说要你看看去做手机任务,手机做任务虽然可以赚钱,但是那是辛苦钱,不是长久之计,你搞懂的是这个里面的逻辑,一个app是怎么赚钱的,如何让他自己运转帮我们赚钱,哪怕一个app只有几块钱,如果搞定几十个或者上百个app。

  做网站是一种方式,做微信推广也是一种方式,还可以投放头条广告也是一种方式,这个就看我们自己怎么去搞定流量了,而做流量就是一个需要简单重复的过程,比如每天更新一篇文章,比如每天给自己想办法添加几十个微信好友,这都是需要简单重复的过程,也是最枯燥和无聊的过程,很多人是忍受不了的。

尾部广告(QQ:2930731719)

关于作者: 网赚专家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