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偏门生意

就算千人唾、万人骂,为什么巨头还是要抢菜摊生意?

心理健康,冥想,融资

有个话题在微博热搜上挂了一周:社区团购会不会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

网友们的意见很大:以后卖菜是不是都得抽成20%,先交一大笔入场费?

经历过O2O团购、网约车、外卖大战之后,这届网友对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套路已经相当熟悉:先融资烧钱抢市场,让菜农没生意可做,最后只能沦为为平台打工,垄断形成以后,巨头再涨价。

有人吐槽:巨头抢完商家的生意,现在又开始打菜市场摊贩的主意了,简直是想“撒下绝户网,搞死普通人。”

更诛心的评论则指出:国外的科技巨头,在搞量子物理,登陆火星,我们的平台巨头在社区卖菜;人家追求的是星辰大海,我们却整天忙着和底层小摊贩争夺蝇头小利,境界实在不同。

然而即便遭千人唾、万人骂,平台巨头们也并没有收手,甚至还比以往投入得更热情了。

最新消息是,从多家公司卸任,低调了很久的刘强东,最近宣布将亲自出马,布局社区团购生意。

在此之前,其它各路巨头早已纷纷下场。

6月,滴滴推出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于7月和8月先后上线。

阿里这边,目前不仅内部有好几个团队在做,比如盒马、大润发,此外还投资了十荟团。

腾讯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它不仅是滴滴、美团、拼多多背后的大股东,同时也投资了好几个黑马项目,比如食享会、兴盛优选。

10月底,快手针对社区团购的第一批调研人员已经奔赴湖南长沙,字节跳动则传闻正打算孵化“今日买菜”。

这门充满土腥气的传统生意,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受欢迎过。那么到底为什么,它如今能成为巨头眼中的香饽饽,引起大佬们争相恐后的抢夺?

被颠覆的惶恐

在大众看来,巨头染指卖菜生意的结果,是会形成垄断,然后巨头们会举起镰刀,收割产业链上的每一个从业者与消费者。

但在巨头眼中,这件事完全是另一番解读。

移动互联网十年,百度没拿到船票,因此其市值陆续被京东、美团、小米、拼多多超越,BAT变成了TMD,百度如今成了前朝遗老。

十年当中,腾讯和阿里的地位也并不稳固。

网约车大战、O2O大战,虽然过程惨烈,但是踩着倒在血泊里的千万尸身,滴滴和美团杀了出来。如今这两个小巨头的体量,已经令腾讯和阿里不可小觑。

值得注意的是,后来的共享单车大战,最终其实成了老巨头与小巨头,共同抢夺新巨头的戏码。并且,在这场争夺当中,老巨头还抢输了。

ofo为什么会倒掉?根源在于戴威、滴滴、阿里之间的矛盾。戴威希望ofo独立发展,成为新巨头,小巨头滴滴则希望将其纳入自己的体系,而老巨头阿里,则希望获得其绝对控制权。

戴威不从,ofo失宠,滴滴和阿里谁都没捞到好处。另一个小巨头美团,却在不声不响当中将摩拜收入麾下。眼看着美团身量壮大,阿里这才迅速另起炉灶,扶持了听话的哈罗单车与之抗衡。

移动互联网十年,看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说到底,其实是巨头之间的地盘争夺战。新涌现出来的小巨头,在不断挑战老巨头的权威,抢占老巨头的市场。

王兴的无限游戏,正在让美团从送外卖的,演变成一个包揽到店、出行、旅游、票务等一系列服务的综合体,抢占了阿里旗下多个独立业务线的生意。

为此,阿里今年甚至不得不整合这些业务线,将支付宝打造成为一个超级App。

上:美团 下:支付宝

另一边,黄峥不按套路出牌,3岁的拼多多就将亏损了十几年的京东压在身下,对于野蛮生长的拼多多,阿里同样感到难以招架。

更何况,在新崛起的内容时代,快手与抖音自成一体,张一鸣又是个狠人。

字节跳动不仅要从腾讯、阿里抢生意,它还在积极布局游戏、教育赛道,试图走出一条与当下巨头们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

很显然,移动互联时代,任何行业都已经成了地震带,公司无论大小,颠覆与被颠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不光腾讯和阿里有危机感,后起之秀京东、滴滴、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同样焦灼不安,正是时刻萦绕在头顶的被颠覆的惶恐,才让巨头们在菜摊上聚在了一起——

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机会颠覆自身的可能性,哪怕这个可能性仅为0.1%。

大资本下场:煽风者与跟风者

时间是关键的信息点。不早不晚,为什么巨头们的下场时间,全都集中在2020年下半年?

互联网做事,讲风口、讲契机,2020年风来了。

那么风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这时候来?

仔细拆解这次参与卖菜的巨头,这中间其实分三批人。

第一批是投资派,明面上以腾讯、阿里为代表,暗面还有红杉、GGV、软银等投资机构。这是最先闻风而动的选手。

为稳固自身地位,腾讯和阿里一直都把投资的手伸得特别长。可以说,如今互联网的每一个细分赛道背后,都少不了腾讯和阿里的身影。因此投资生鲜电商,是这两家巨头早就在做的事。

根据我们的观察,阿里投资十荟团,始于2019年1月,腾讯投资兴盛优选和食享会,则分别开始于2019年5月和12月。

但是进入2020年,双方的投资节奏在明显加快:

以十荟团为例,过去两年,它只拿到两轮投资,最高融资金额仅为1亿元人民币。但是在2020年,十荟团接连拿下4轮融资,投资方是阿里巴巴、GGV、鼎辉等大咖,金额也上升到了近2亿美元。

兴盛优选这边,2020年之前的融资金额就已经超过2亿美元,今年7月,更是拿下8亿美元C+轮投资,投资方是KKR、腾讯,以及红杉资本。

资本从来是饥渴的,它时时刻刻都在市场上寻找最快速,投资回报率最高效的获利机会。当腾讯、阿里与大资本下场,生鲜电商的风,微风也得吹成狂风。

第二批是业务派,以阿里、美团、拼多多为代表。

资本下注创业黑马,是在加速新巨头的形成,这当然会威胁到市面上老巨头的地位,因此他们必须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从自身业务发展角度看,阿里、美团、拼多多也的确有卖菜的基因。

新零售的概念,马云提了很多年,其实验性产品盒马鲜生也做的不错。在超市卖菜是卖,以社区团购的方式,把菜直接送到家,当然也可以试试看。

美团本身是做外卖起家的,饭菜做好了再送到家,还是直接把新鲜食材送到家,在美团身上也都水到渠成。

拼多多这边,它是从下沉市场发展起来的,既然要把衣服、鞋子、日用品卖给农民,那么确实可以考虑先帮农民增收,把土豆、萝卜、红薯卖给城里人。

一方面是资本把风吹起来了,一方面是自身业务确实可以这样做,这三家巨头当然乐意顺水推舟,把势造得更大一点。

第三批则是跨界凑热闹派,也叫跟风派,比如滴滴、京东、字节跳动和快手。

宿华和张一鸣其实都在观望,他们不一定真的会下场卖菜。

京东这边,一直在花大力气搞物流,亏损了很多年。对于拼多多的挑衅,阿里拿出了电商直播,京东却一直都处于跟随状态,别人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次的卖菜生意,其实也是一样的防守策略。

滴滴这边,别看它如今霸占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从价格来说,它与出租车已经没什么区别,从便利角度看,美团和高德地图都在做聚合打车平台,其它网约车随时都在抢滴滴生意。

高德地图打车界面

滴滴为什么要卖菜?除了强行跟风跨界,我们只能猜测,大概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生意了。

巨头卖菜

低价团购是“幌子”,社区流量才是目标

很多人可能没注意到,今年巨头卖菜,喊的口号不是生鲜电商,而是社区团购。

什么意思呢?

要知道,网上买菜并不是新鲜事,淘宝诞生于2003年,2006年,麦德龙、沃尔玛、家乐福就开始在线上卖菜。

但那时候,大家对淘宝都还将信将疑,在线买菜,更是没这消费习惯。

这门生意的再次冒头,要等到2012年。那一年,褚时健的褚橙故事红遍大江南北,褚橙在本来生活网正式开卖。只用了5分钟,褚橙就卖出将近800箱。

在今天看来,这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数字,随便一场电商直播都能实现,但在当时,它让很多人开始意识到,原来水果也可以在网上买。

随后陆续有人开始盯上生鲜电商生意,毕竟在网上卖衣服是卖,在网上卖水果、卖蔬菜、卖肉类,同样是一门市场广阔的大生意。

于是从2012年到2019年,最高峰的时候,生鲜电商行业的品牌数量将近4000家。

但是到2019年,生鲜电商行业迎来寒冬,大批品牌相继倒下。死亡的原因有很多,最核心的一点是模式太重。

抛开生鲜本身的高损耗,门店租金、冷链及配送成本,99%的企业都赚不到钱。

但在众多选手当中,有人找到了一个唯一能赚钱的模式,那就是社区团购。

生鲜电商行业,最大的成本有两个,其一是获客,其二是物流。社区团购完美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所谓社区团购,也就是在小区里寻找便利店店主,让他们当团长。瓜果蔬菜订单,当日汇总,交给平台,第二天一早,新鲜肉菜送到便利店,由顾客上门自提。

为了拉客,很多生鲜电商平台,都会在小区发传单,烧钱给补贴,但是有了驻扎小区的团长,这部分成本就可以大大缩减。十荟团的创始人曾透露,“因为社区团长的参与,我们在获取新用户方面的成本很低,甚至接近于零。”

平台给团长10%左右的佣金,团长就有动力去维系用户关系,拉新、促活、转化交易,堪称一条龙服务。

与此同时,小区便利店和用户自提的模式,也解决了物流配送行业最恼人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整体成本降低,社区团购成了生鲜电商行业的最佳模式。

把拼多多的拼团模式拿到线下社区玩,社区团购也成了巨头眼中,未来十年最大的流量增量来源。

众所周知,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流量已经见顶,巨头们没有新故事可以说了。接下来的生意怎么做?维护存量市场。

有人提出,未来十年,得生鲜者得新零售。卖菜只是切入口,一旦社区团购买菜的习惯养成,以后巨头就有机会通过社区团购向顾客卖一切。因此社区团购,想象空间无限。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并不这样看。

社区生意:巨头怎么做才算“上流”?

互联网的精神是什么?解决用户痛点。

那么买菜是痛点吗?在风清看来,痒点都算不上。

社区团购,只能说是大资本与大巨头合谋,吹起来的伪风口。

资本总想不断增殖,而企业大了,很有危机感,生怕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会像拼多多一样,颠覆巨头们的生态位。

在风清看来,巨头们其实可以更自信点,稍微放宽心。从用户量、交易量、大数据及影响力来看,你们都已经是国民级应用,已经是互联网基础设施。

最近,腾讯发布了一本叫《三观》的企业内刊,所谓三观,也就是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马化腾里面有段话说得特别好——

在这个黑天鹅满天飞的时代,一家基业长青的企业,不应该把对手当作最终目标,而需要目光向内、自我改进,秉持“科技向善”、“一切技术最终都要服务于人”的理念,去追求更长远的价值。

说实话,现在中国人在买菜、买衣服这些日常生活方面,需求早就饱和了。

在如今的国际环境下,国家在提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概念,我们的互联网科技巨头,应该去思考如何为国为民分忧,真正帮助国人解决最大的问题,比如多提供些就业机会,帮助解决托儿、养老、看病等问题。

马云说自己最在乎的身份是“教师”,字节跳动也在布局教育赛道,在风清看来,以社区为例,在社区周围做真正惠民的托儿和养老照顾,其实就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我们希望人们都能安居乐业,我们也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更加自信,以更开放的姿态,团结协作,共同去创造更有益社会的价值。

毕竟侠之大者,应当为国为民,而不是整天只考虑如何与国争利、与民争利!

文章转载地址:就算千人唾、万人骂,为什么巨头还是要抢菜摊生意?
尾部广告(QQ:2930731719)

关于作者: 自媒体导师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